你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详细内容
一根筋
来源:《朔风》杂志 作者:丰慧春2020-08-31 11:41:51
浏览字号:
0

,脸上有的地方呈紫青状,有的地方呈黑青状,又不讲卫生,脸上就像顽皮的小孩子一样经常糊着米饭、鼻涕或许还有眼泪,时间一久,再加上风吹日晒,看上去像一块肮脏的抹布,尤其一头炸毛像只小狮子,更显示出它桀骜不驯的性格。

  我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就这点小事还值得给我打电话汇报一声?老妈更加生气了:“你咋高兴成这?就是家里最能下蛋的那只母鸡,那只给你下双黄蛋的母鸡被咬死了。”听见老妈真恼了,我不敢放肆了,也假装吃惊且无比伤心地说:“咋就给咬死了?狗不是拴着吗?再说它在南面,母鸡在大北面嘛!”老妈说:“都怪我,大黄去世了,我想一根筋在南边背阴面冷得不行,昨天下午就把它拴到大黄以前住的狗窝里了,今天早上那只母鸡又牛逼哄哄地来到狗窝里下蛋,以前大黄善良,允许这只母鸡进狗窝下蛋,但是一根筋就不行,所以刚到狗窝前,就被愤怒的一根筋一口咬住脖子给咬死了,我给气坏了就又把这家伙赶走了,这回是真的扫地出门了。”

  我听了之后不免为一根筋感到伤心,一根筋没做错呀,狗本身就有强烈的领地意识,它们为了保护自己免受外来侵犯,不得不做出标记以规定自己的势力范围。在狗的思维当中,它们的地盘就是它们的后院,不容侵犯!这是很正常的,其实平心而论,一根筋是一只负责任的好狗。大黄相对来说太老好人了,做事情没原则,它允许母鸡到它窝里下蛋而绝没有半点儿意见,因为那是主人的鸡,主人高兴它也就高兴。它肉乎乎的憨态十足,耳朵肥肥大大像葵花叶似的,上半片耷拉在脑门上,肉感很强的耳皮盖住耳孔,任何厉声咒骂都会过滤成甜言蜜语。比如家里来了人,大黄一看是以前来过的人,它一般也不好意思叫,偶尔狂吠几声,人家一骂它:“没长眼,我是你主人的好朋友,瞎叫什么?”它就不好意思叫了,随即对来人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那神情就好像人家马上给它一块肉骨头似的。但是一根筋可不行,丁是丁,卯是卯,不管你是谁,哪怕你以前喂过我骨头,只要你不是我的主人,我就朝你狂吠,你来几次我就朝你叫几次,直至看见父母亲笑脸相迎出来才罢休。为此老妈总是和客人抱歉而略带自豪地说,这是一只死脑筋的狗,一根筋。

  如果一根筋只是兢兢业业地把门看好,足以保证它这辈子狗生不愁吃喝,但它偏偏有个致命的缺陷,爱管闲事。

  就比如,母鸡到大黄窝里下蛋,大黄还没什么反应,但一根筋气得又是狂吠又是跳脚,要不是铁链拴着,那只母鸡就是有一万条命也早丢了。

  不仅如此,它还自不量力喜欢捉老鼠,如果它只是偶尔捉几只老鼠玩玩,消磨一下时光,这也无可厚非,但它偏偏要把捉老鼠当成它的正当职业。

  记得去年秋天,老妈心情大好就把一根筋放开了,农村院子里家家户户都堆放着玉米等粮食,所以老鼠很多,它们不仅在院子里糟蹋粮食,甚至进家里也祸害,上桌子,爬灶台,偷吃馒头,在地上从容悠闲地窜来窜去,在房梁上散步……记得一天晚上,我已经处于半昏睡状态,只听见房梁上窸窸窣窣地有老鼠在窜,一开始我也没当回事,毕竟这是常事。可过了一会儿估计有个笨家伙没走稳一脚踩空从房梁上给摔下来了,不偏不倚正好掉在我身上,把我吓得跳起来大喊救命,因为当时受到了惊吓,我还发了几天高烧,这真是太恶心,太卑劣了,罄竹难书,天理难容,我对老鼠恨之入骨。估计一根筋和我的感受一样,看见老鼠也是恨得牙根痒痒,但无奈自己被铁链拴着,干气却动弹不得,现在自由了,正是自己大显身手的好时机了。

  毕竟狗的专业技术是看门,不会爬墙更不敢上梁,捉老鼠就外行了,所以一根筋偶尔能捉住几只刚出窝但还没见过世面的呆头呆脑的小老鼠,要不就是几只上了年纪反应迟钝的老鼠,至于精明的大老鼠一只也没捉住过。

  其实老妈以前也养过猫,但猫和狗不一样,太嫌贫爱富了,邻居表姑姑家生活好,再加上她老人家心肠好,只要它一过去就喂它一些碎肉渣渣,日久天长,这家伙叛变了,赖在表姑姑家不走了,老妈伸手抱它,谁知一触到它的身子,就好像火炭溅到了它身上,蝎子爬到它身上,毒蛇游到了它身上,嗖一下躲开了,老妈好不容易把它捉回来,一路上它哼哼唧唧地心不甘情不愿地发泄自己的不满,等回到家,老妈一转身,这家伙已经不见了踪影,等来到表姑姑家,原来这家伙已经在表姑姑的热炕头上呼呼睡大觉了。如是几次,对老妈来说,这家伙这一举动严重地伤害了老妈的自尊心,是可忍孰不可忍,从此,老妈不再养猫!

  所以我们家的老鼠分外猖狂。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也许对一根筋来说过度平静就是平庸,生活波澜不惊就成了一潭死水,而一根筋是一只一心想在看门之外搞出点业绩的有雄心壮志的狗。

  这天一根筋照例在院子散步,忽然一只大耗子从玉米堆里窜出来,一根筋看见了嗖一下追将过去,老鼠吓得左逃右窜,慌不择路像只掐了头的苍蝇一下子跑进家里了,一根筋紧追不舍也跟着追了进来,结果它的心中只有老鼠,它唯一的目的就是抓住这只可恶的老鼠为主人除害,而恰恰忘记这是主人的家了,尽管它卖力地追捕,但体型小且灵活的老鼠还是钻到瓮角旮旯给跑了,一根筋连一根老鼠毛也没抓住,倒是把几瓶刚蒸好的西红柿酱给打翻了,椅子也带倒了,桌子上刚洗的一摞碗也掉下来打碎了,泔水盆也给踢翻了,并且搞得一家灰尘到处都是狗毛。

  所以,理所当然地,被老爸拿鞭子打得狗毛乱飞,呜呜乱叫,一根筋无助地躲来躲去,就是躲不过那根皮鞭,而老爸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样下去会出狗命的。

  悠悠万事,逃命要紧。

  只见它长嚎一声,把愤怒与悲凉冷凝成一个太阳也休想融化的坚强而冷酷的意志,藏进心里,远离这个令它伤心失望的地方。

  太阳偏西了,明亮的阳光变成橘黄色,像一只成熟的柚子,悬挂在碧蓝的天空中渐渐变凉,透出深秋的丝丝寒意。我敢打赌,这次就是给它发请柬它也不会再回来了。

  想到这儿,我不禁感到悲哀,大黄狗充当老好人的角色,颇得老妈宠爱,包括它生前的狗食也要比一根筋好得多。死后,有人花钱买大黄的尸体,被一向仔细过光景的老妈一口拒绝,而是把它放在纸箱里,埋到野外去了。而负责任的一根筋却被老妈嫌弃着,实在是家里怕进贼需要一根筋看门,不然的话,一根筋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再说了,是它自己拎不清轻重想一条道走到黑,我哪里管得了呀?

  可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它又偷偷地溜回来了,本来嘛,它从小到大就是人类一手养大的,野外适应能力差,首先吃饭就是头等大事,天晓得这些天它在外面受了什么罪?本来娇小的个头更加瘦骨嶙峋了,身上愈发肮脏了,让人看了心生怜爱之情,再加上它平时表现良好,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大错,所以父母又把它留下来了,没想到这次母鸡事件彻底断了它的后路,我就是说一千句好话,求一万次情,老妈也不听我的了,因为据听说狗的祖先是狼,它们与生俱来就是嗜血、食肉,一旦闻到血腥味,以后会寻找机会把家里的鸡一只只都会给咬死吃掉的,那样就得不偿失了,这么一算的话,赶走一根筋是明智之举了。

  这时,老天下起雨来,雨虽然不大,但风刮得很猛,雨丝被大风吹得歪歪斜斜,就像老天爷扔下了一团乱麻,等着我静下心来用心思考理出个头绪。

  是啊,做人不也是如此吗?这辈子认清自己扮演的人生角色是什么,肩负的人生职责是什么,掂清自己几斤几两,该自己做的分内之事认认真真、毫不含糊地做好,除此之外,不要越俎代庖,多管闲事,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不是你做的越多就越好,不是你越勤快别人家对你越尊敬了,如果你做了不该做的事,会遭到别人的嫉恨和指责;说了不该说的话,会引火烧身,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果你帮了不该帮的人,会再次上演农夫与蛇的故事。所以,该你懒惰的时候就要两耳不闻窗外事,吃饱喝足倒头睡,懒得去顾及尘世间的嚣喧与嘈杂,无拘无束,洒洒脱脱,惬意而快乐,豁达而坦然地度过一生,若是如此,岂不更好?

  可惜这些,一根筋不懂。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伟德国际1946下载

伟德国际1946体育首页

威廉希尔看大小大奖888客户端下载10bet体育博彩